全球指数
沪深300:
纳斯达克:
恒生指数:
道琼斯:
  • 最新资讯
    1. 1继佐治亚州后,宾夕法尼亚州也可能
    2. 2蚂蚁集团拟在11月6日A+H同步挂牌 将
    3. 3小米发布80W无线快充 公司成无线充电
    4. 4股票踏空如何应对?股票踏空的应对
    5. 5社保基金新进增持278家公司 二季度加
    6. 6首个外资公募基金牌照落地 全球最大
    7. 7政府部门不干预 基金日常经营
    8. 8万亿级美国资管巨头橡树资本在中国
    9. 9兴证全球基金经理做客支付宝“财富
    10. 10西安旅游:获磐京基金举牌 持股达
    11. 11中欧基金葛兰:从专才到通才的美丽
    12. 12“拖后腿”的基金 该不该换掉
    13. 13中银中小盘成长混合基金最新净值涨
    14. 14华泰柏瑞新金融地产混合基金最新净
    15. 15社保基金新进增持36只个股 连续5个季
    16. 16海富通基金:市场行情震荡抬升,仍
    17. 17广发基金:国内外环境有利于权益资
    18. 18蒙草生态子公司获现代种业发展基金
    19. 19河南整合设立30亿元文化旅游融合发
    20. 20宜信私募股权母基金:母基金是助推
  • “便宜”就是硬道理?这在A股已经行不通!低价股正在被抛弃
  • 2020-05-13 23:09:53 作者:财创网 来源:http://www.cngupei.com/ 浏览: 54 次
  •  股价低就是便宜的逻辑,正使得散户炒股的收益率,越来越落后于基金经理。

      根据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A股上市公司散户数量最多的十家公司中,有9只股票的价格低于6元,平均股价不足5元。与此同时,在过去一年间,券商中国记者统计业绩排名靠前的主要基金经理核心持仓,重仓股平均股价达到100元。数据显示,散户对低价股的偏爱导致其平均收益率落后基金经理40个点。

      市场人士强调,随着A股资源逐步转向新兴经济结构,市场估值方法正在发生变化,从而使得持有低价股可能面临“低价陷阱”。另一方面,A股市场逐步向美股市场的成熟度接近,也使得A股优质公司开始适应百元或数百元的股价,并将高股价视为资本市场的品牌。一份统计数据也显示,牛股越来越多的指向高价股,优质公司更希望保持高股价的特点,在2000年之前美国标普指数的公司平均每年有接近100只股票进行高送转(拆股),而在2009年后每年高送转的公司不足10家,降幅达到90%。

      追求低价股,散户炒股跑不赢基金

      根据上市公司2020年一季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末,A股上市公司散户数量最多的十家公司分别是京东方A、中国平安、中国中车、中国重工、中国石油、中国银行、紫金矿业、中国联通、国电电力、TCL科技,散户数量最高达154万,最低也超过60万。

      券商中国记者发现,上述公司中,除中国平安的当前股价高达73元,其余9只股票的价格最高的不足6.3元,最低的国电电力的股价每股不足2元。这一特点显示出,散户的持股思维很大程度上仍受低价股影响。

      散户的持股策略导致其落后于专业机构投资者。根据2020年3月由中国投保基金公司发布的报告显示,2019年在股票投资中盈利的受调查个人投资者比例达55.2%,盈利的散户其收益率区间普遍为10%-30%,另有约50%的散户在2019年的结构性小牛市中处于盈亏平衡和亏损状态,而在2019年获利的公募基金经理为91.4%,其中股票平均收益率超过40%,这意味着散户收益率落后基金经理至少40个点。

      散户落后于基金经理有多种因素影响,散户偏爱低价股,而此类品种的特点是股本异常分散,由于散户数量众多,筹码也非常分散,公募基金在此类品种中的定价权也比较低,使得博弈角度下的股价上涨变得困难,但有市场人士认为,散户数量众多,从基本面抑或公募基金的选股角度看,也大多存在问题。

      华南地区的一位基金公司研究人士认为,散户考虑的是上市公司放在“台面”上的价格——每股股价,但主导A股风向的公募基金经理更在乎上市公司的“里面”的价格——市值规模或其他相对估值的价格。

      什么样的股票才算便宜?

      投资要买入便宜的公司,但什么样的公司才是便宜的公司?这其中就涉及到股票的估值。

      随着中国经济升级所带来的的结构性的变化,A股的市值结构、资金偏好、盈利驱动也在发生变化,许多传统行业尤其是周期性行业越来越多的出现低价股。

      比如很多周期性行业,像钢铁化工的企业出现破净。破净也就是说PB低于1了,但在一些基金经理看来,这也不一定意味着马上就可以抄底。因为此类行业PB低于1可能是主流资金已经判断它未来的业绩增长会变得更差,甚至将来可能会出现亏损,这意味着此类投资偏好容易遭遇“低价股陷阱”。

      前海开源基金公司杨德龙认为,科技股或初创类公司的估值无法用市盈率的方法,包括科创板上市的一些公司,本身就属于初创企业或科技公司,还没有稳定的盈利模式,也没有稳定的盈利,市盈率往往很高,不能因为市盈率高,就判断这个公司一定是高估了,如果这个企业具有比较高的技术门槛,将来成长为大公司,那么意味现在买入的价格就是便宜的价格。

      百元股成为基金经理主要持仓

      从最牛基金经理持仓比例较大的几只牛股看,基金经理眼中的便宜股票,与散户眼中的便宜股票有着显著的差别,某种意义上而言,基金经理眼中的便宜股,在散户眼中属于“贵股”。

      券商中国记者观察明星基金经理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基金的持仓,在过去一年间,该基金所持有的主要重仓股包括康泰生物、中国软件、圣邦股份、兆易创新。其中前三只股票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末,仍在广发广发双擎升级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名单中。

    K图 300661_0

      截至2020年5月12日收盘,上述四只股票,康泰生物的股价为138.72元,中国软件的股价为87.50元,圣邦股份的股价为355.30元,兆易创新的股价为217.89元,也就是说,刘格菘管理的广发双擎升级基金的核心重仓股,平均股价接近200元。

      核心仓每股200元的价格?这显然是小散难以理解的投资逻辑,但刘格菘却成为2019年的业绩冠军,并在2020年成为最能吸引资金认购的明星基金经理。

      放在2020年前五个月的市场,“高价股”依然是基金经理的最爱,从而拉开了基金经理与散户的“炒股”收益差距。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12日,万家经济新动能基金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达到41.3%,金鹰策略配置基金的净值增长率也达到41.2%。上述两只基金到底买了些什么股票?根据基金披露的2020年第一季度末持仓发现,两只基金的前五大重仓股主要还是散户不大能接受的“高价股”。

      统计发现,万家经济新动能基金所持有的前五大股票分别是比亚迪、兆易创新、启明星辰、用友网络、深信服、宁德时代等。前五大重仓股的股价最低也超过40元,最高则超过200元,平均股价超过100元。金鹰策略配置基金的情况也大致类似,前五大重仓股股价最低也同样超过40元,最高则超过250元,核心持仓股票的平均股价超过80元。

     

    K图 300750_0

      与中国散户偏好每股股价低于10元的股票相反,主流机构似乎更愿意持有“百元高价股”。

      显而易见的是,股票的绝对价格与股价是否便宜,并无硬性关系。公募基金经理持仓最重的贵州茅台,在2017年每股股价突破了500元大关,在2019年又突破1000元的大关,截至2020年5月12日收盘,贵州茅台的股价已经超过1332元。中国最牛的上市公司腾讯,也长期以“高价股”面目示人,但腾讯的增长能力让它的股价看起来极具吸引力,截至截止目前,腾讯的股价也超过了430港元。

      上市公司开始认可“高价即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散户对高送转概念的疯狂偏爱,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散户对“低价”题材的痴迷,但已经有越来越的上市公司,已经认可“高价即品牌”,高送转将逐步成为过去式。

      对基金经理而言,送股(海外叫拆股)并不意味着什么,在市值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股本增加导致股票交易价格下降,这仅仅是一个“台面”上的数字游戏,但对散户投资者而言,“这说明公司变便宜了”。

      “散户对便宜的判断依据主要是股价”华南地区的一位基金公司研究员认为,投资股票本身就是一种心理学,散户的认知导致了高送转概念被各种炒作,但随着A股市场的话语权、定价权越来越多掌握在专业投资者手中,如果仍然抱着股价作为判断依据的指标,散户炒股的难度会更大。

      股价很高,本身就是广告品牌,是吸引力,而不是相反。除非确实因为股价太高,影响了流动性,“有品位”的上市公司一般不大愿意通过送拆股来降低股价。

      在过去十年内,贵州茅台从未高送转过,也几乎不送股,但股价增长却是最猛的。全球手机巨头苹果公司也只在股价高到难以吸引更多的投资者时,才考虑高送转,当时苹果公司的股票价格一度接近700美元,也就是说,要买一股苹果公司的股票要耗资约5000元人民币,这就导致许多财力不足的投资者难以持有苹果公司的股票。

      2014年4月,苹果公司宣布拆股,苹果按照7比1的比例分拆了股票,对应中国A股的说法就是10送60,在此分拆之后,苹果流通在外的股票数量也将从8.61亿股左右增加到60亿股左右。受高送转影响,苹果的股票交易价格从拆股前一日的收盘价650美元附近,下降至不足100美元。

      也就是说,如果苹果公司没有拆股,那么苹果公司的股价将远远高于当前315美元的价格,对苹果公司而言,拆股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保持流动性,而非让投资者认为公司的“价值”变便宜了。此外,苹果拆股的时刻选择在接近700美元(接近5000人民币一股)附近,而非许多A股概念股在不足100元股价时就推出高送转。

      一份统计数据也显示,上市公司越来越多的意识“高价股”就是一种品牌吸引力,上市公司已经不太愿意进行送拆股。以标普500指数成份股为例,在1997年到2000年期间,四年时间内,送拆股的上市公司的数量却多达375家,每年高达93家。而自2009年以来,截止2014年,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公司中,六年时间只有不到60家上市公司进行高送转(送拆股),平均每年进行高送转的上市公司的数量不足10家。

      华南地区的一位基金公司人士就此认为,美股公司已经非常能够适应每股高达100美元甚至数百美元的股价,随着A股市场的逐步成熟,A股上市公司也会逐步适应高股价,高送转可能越来越罕见,优质股可能最终都会变成“高价股”。

      不过,也有一些基金经理对高估值和高价股的真实增长能力保持谨慎。诺德基金量化投资总监王恒楠表示,有些公司还处在生命周期比较早期的阶段,讲的是遥远未来的故事,很难在短期内进行验证。

      而且,上述基金经理认为,由于还没有进入稳健盈利期,对此类公司估值非常困难。这时,投资者C出现了。他知道一个诱人的长期逻辑足以吸引其他投资者进场,而这个逻辑短期内无法验证亦无法证伪;这个逻辑很宏伟,难以看到极限位置。一场脱离了基本面的博弈开始了,价格可能会达到几百倍PE,但自我强化结束后,又可能会跌得一地鸡毛。

  • (责任编辑:chenfeng)
  • 上一篇:美国近几年为什么总是针对中国?
  • 下一篇:今年以来宽基ETF“回温” 公募ETF总规模突破7000亿元